首頁 >> Why長期保存 >> 長期保存重要性

長期保存重要性

1. 數字科技文獻資源發展與利用的趨勢

隨著數字化網絡化的普及,數字文獻資源已經成為科技領域的主流信息資源,學術期刊和會議錄已經形成以數字出版為主的形態,學術專著也迅速走向數字出版,同時多數開放出版期刊以數字版為其唯一正式出版形態。業界預測,最遲不超過2020年,科技學術期刊將以數字出版為其唯一形態(e-only)。

由于科技學術資源的迅速數字化趨勢,數字科技文獻已經成為科技用戶使用的主流資源。在我國科研教育機構,數字文獻的使用遠遠超過印本文獻。主要科研教育單位均已將數字文獻作為自己的主流科技文獻資源,并不斷削減紙本文獻訂購。國外研究圖書館開始建設e-only的科技文獻資源體系,例如耶魯大學科技和醫學類圖書館將在2010年基本實現e-only,斯坦福大學工程圖書館也將在2009年停止訂購紙本文獻。國內許多單位也已開始建設e-first的科技文獻資源體系,例如中科院國家科學圖書館。

2. 數字科技文獻資源長期保存的嚴峻挑戰

數字科技文獻的普及極大提高了用戶獲得文獻的能力,但也帶來了可靠使用和永續利用方面的嚴峻挑戰。

數字資源可靠使用和長期保存面臨嚴重的技術危機。數字介質的不穩定性難以保證可靠的長期保存;數字信息的使用依賴嚴格的技術、經濟、安全等條件,而這些條件容易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造成數字信息的不可用;信息技術的變化致使利用數字信息的技術和軟硬件迅速過時,造成新的技術環境下不能利用以前的數字信息;數字信息的動態變化造成無法準確確定和驗證原來的信息單元,造成信息單元的起源及其歸屬變化難以追蹤,以致信息單元難以辨識和利用。數字信息的龐大生產量使上述問題更加突出。

數字資源可靠使用和長期保存面臨嚴重的使用機制危機。數字文獻的采購、使用和典藏機制不同于紙本文獻的相應機制。目前情況下,國內外圖書館基本采取了購買科技文獻資源一定時間內的網絡使用權,由出版商或其代理直接提供(或通過所控制的鏡像系統提供)數據庫的網絡服務,用戶通過遠程訪問檢索獲取相應資源。由于圖書館只擁有采購合同期間的網絡使用權,一旦終止采購合同,圖書館對于曾經采購的資源的使用權就難以保證。即使數據庫商允諾所謂“永久使用權”,也往往需要額外支付使用費、或者只能使用“簡版”“舊版”系統,往往限制了圖書館用戶對這些資源的使用。即使在合同執行期間,由于自然災害、人為破壞、戰爭、法律糾紛、系統災難性故障、財務危機、商業決策、政府行為、國際爭端等原因,造成數據庫商終止經營或者不繼續提供服務,或者造成數據本身的永久性破壞,使得圖書館的網絡使用權被強制剝奪,失去對自己購買的資源的可持續使用權。數字資源的使用機制打破了傳統的信息保存責任體系,部分剝奪了傳統信息保存機構的保存權利。

數字資源可靠使用和長期保存面臨嚴重的保存機制復雜性。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涉及諸多因素,致使其面臨復雜挑戰。數字資源存在復雜的知識產權關系,涉及資源創造者、出版商、保存者、授權用戶、公共投資者等利益主體,需要對資源存檔、數據整理和數據服務等權利進行詳細約定,協調關系,保護權益。數字資源多采取集團采購、因而存在復雜的投入與服務關系,集團采購不能簡單平滑轉移為共享保存,在數字資源的資產歸屬權、誰擁有保存權、保存負擔該由誰承擔、保存者應該向誰提供服務等問題上都存在模糊之處,將涉及職責劃分、利益分配、以及過程與效果的監督等問題,需要有合適的機制來明晰責任、清理關系、協調利益、調動各方積極性。數字資源長期保存涉及長期的高成本投入,包括設施設備、技術、人員、管理機制等,而且由于長期保存需要復雜的技術系統、技術本身又在不斷更新、需要持續的高水平的系統更新與技術保障,因此單個機構難以負擔保存成本;但由于數字資源的可廣泛使用和嚴格權限控制,又使得傳統分散保存機制既不經濟又不可行。數字資源長期保存往往依賴穩定可靠長期的機構保障,但由于政策變更、機構變遷、法律限定、經費增減、人員調整、或簡單的管理失誤等,容易造成保存機構未能或不能履行保存責任,需要建立相應的政策、體制、過程,從法律上、經濟上、組織上對保存效果進行公開認證與檢驗,保證在保存機構不能履行保存責任時有效防止保存失敗和實現保存接替。

3. 國際數字科技文獻長期保存的現狀與趨勢

國際上對數字資源長期保存已經高度重視,經過多年研究和實踐,已經初步形成比較可靠的數字資源長期保存機制。

國際上數字資源長期保存大體經歷了三個階段。

(1) 初始論證分析階段(-1995年),開始分析長期保存的必要性、可能存在的技術與制度問題等,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美國研究圖書館集團等先后對數字資源長期保存進行了系統的調查。

(2) 試驗探索階段(1996-2000年),比較系統地探索長期保存的問題框架、組織策略、權利與法律、技術系統、元數據等。美國RLG提出了具有里程碑式的研究報告《數字歸檔特別工作組報告》,美國CCDSD提出了著名的OAIS參考模型,澳大利亞和Internet Archive分別開始了網絡信息資源保存項目的實施,英國JISC資助了包括CEDARS等在內的多個長期保存項目,荷蘭國家圖書館實現并推出了電子期刊保存系統e-Depot。

(3) 應用部署階段(2000年-),各主要國家開始建立國家或區域戰略合作保存體系,開始了數字資源長期保存活動的規?;瘧貌渴?。美國國會圖書館提出了NDIIPP項目,英國JISC通過了“JISC數字資源持續保存策略”,大英國家圖書館開始了網絡歸檔的Domain.UK項目,美國各個主要大學開始建立本校的數字倉儲系統,包括Portico和LOCKSS在內的許多大型長期保存系統開始正式運行,針對長期保存的GDFR 和PRONOM等公共服務系統也應運而生。

國際范圍的數字資源長期保存實踐取得了豐富的成果,為我國開展數字資源長期保存系統建設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已經形成了較完善的長期保存問題架構,對長期保存的問題、任務、技術挑戰、法律挑戰、支持結構和最佳實踐要求進行了系統分析,提出了分布式保存責任體系、失效保護(Fail-safe機制)和保存繼承規劃(Succession planning)等重大保障措施,OAIS模型所提出的由保存規劃、攝取、數據管理、數據存儲、存儲管理、存取管理等模塊組成的保存系統,由存繳信息包(SIP)、存儲信息包(AIP)和傳播信息包(DIP)等形成的保存信息流,以及相應的信息結構,都已經成為普遍采用的標準。逐步完善了長期保存的技術與過程標準規范,包括長期保存元數據CEDARS、NEDLIB和PREMIS等,數字對象封裝標準DIDL、METS和fedora對象結構,OAI開放存取協議、OAI-ORE對象復用與交換協議和SRB標準資源中間件,Fedora/DSpace/ePrint等開源數字倉儲系統,DOI/Handle和URI/PURL等數字對象唯一標識符機制,以及通過荷蘭DIAS的規?;瘜嵺`所提出的數據刷新、數據遷移和軟件仿真等長期保存技術機制。進一步充實了長期保存的法律機制,澳大利亞、英國、挪威、瑞典、荷蘭和阿根廷分別制定了數字資源的呈繳規定,《數字歸檔特別工作組報告》、《可信賴存儲系統:屬性與責任》、美國NDIIP項目研究報告、UNESCO《數字遺產保存指南》等分別就保存活動中的參與者及其權利、義務和責任做出了相應的分析,相關研究組織還提出了可信賴保存系統的認證機制。涌現了一批大規模和實踐化的長期保存應用系統,包括可構建長期保存系統的開源軟件(例如Fedora、Dspace和ePrint),一批全文期刊長期保存系統已經投入運行(例如Protico、LOCKSS以及CLOCKSS、e-Depot、aDORe等),另外,Internet Archive公開搜尋保存網絡信息和接受第三方捐贈保存數字資源,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致力于保存澳大利亞網絡資源的PANDORA系統,英國的網絡存檔聯盟,英國國家檔案局的英國政府網站資源保存系統,以及瑞士國家圖書館的瑞士網絡存檔系統等。

在上述成果的基礎上,國際數字資源長期保存研究與實踐正向建設長期、可靠和合作的保存機制發展。

數字資源長期保存呈現大規模合作的趨勢,已經由單獨的圖書館擴展到圖書館聯盟,從以圖書館為主擴展到數字對象生命周期中所有的參與者(研究機構、保存機構、出版界、信息技術商等),例如美國NDIIPP要求在政府、國會圖書館、其他圖書館、信息生產商、信息服務商和其他第三方服務商之間進行合作,歐洲NEDLIB項目則由歐洲8個國家圖書館、兩個信息技術組織和三個主要出版商共同參與,美國Protico也是由信息生產商、信息服務機構和圖書館來共同運作。

數字資源長期保存內容呈現日益豐富化的趨勢,保存內容正在從原來單純科技文獻和網絡信息資源拓展到科學數據、社會科學數據、音像資源、文化資源和機構知識資產等方面,例如歐盟的CASPAR項目就已經開始將文化、藝術和科學方面的知識作為保存、利用和檢索的對象。再比如英國科技設備委員會下屬CCLRC 的Data Curation項目正在研究科學數據的長期保存保存。

由可靠經濟模式支持的大規模實用系統開始“唱”主角,長期保存已經基本上走過了小規模分散試驗階段,大規模使用的實用系統已經開始為各類機構提供可靠的長期保存解決方案,類似前面提到的Protico、EJC、LOCKSS/CLOCKSS和e-Depot等。它們不僅提供技術系統,而且從規劃、管理、經濟、服務等角度提供全面解決途徑,力爭成為資源權屬單位的可信賴保存服務商。

建立可靠的長期保存運行機制開始成為重點關注對象,數字資源長期保存的可信賴要求,可靠的規劃與管理工作流程,可信賴保存系統的認證與評價,長期保存服務協議管理,長期保存合作體系管理,長期保存服務的經濟模式等,都已經成為長期保存國際會議和重要研究計劃的關注要點,也成為重大合作保存計劃的核心內容之一。

長期保存正從微觀系統建設轉向國家宏觀戰略規劃。荷蘭國家圖書館已經將原來實驗性的數字學術資源保存系統e-Depot正式納入其預算和組織結構之中,成為國家圖書館的資源與服務戰略的組成部分。美國NDIIPP項目在國會支持下試圖全面規劃和促進國家范圍數字資源長期保存體系的建設,英國JISC2002-2005進行的“JISC數字資源持續保存策略”項目以及2004-2006進行的“支持機構的數字保存和財產管理計劃”也是力圖在全國范圍協同開展數字資源長期保存。

 

--改編自《我國數字科技資源長期保存示范體系建設立項工作建議》,張曉林、吳振新等,2007年11月

 

骚逼抽插阴道操逼